Acrylique sur Toile

 

p

生命正在进行时
简兮简兮,方将万舞。日之方中,在前上处。 
硕人俣俣,公庭万舞。有力如虎,执辔如组。 
左手执龠,右手秉翟。赫如渥赭,公言锡爵。 
山有榛,隰有苓。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彼美人兮,西方之人兮。
(《诗经·邶风·简兮》)耳畔仿佛隐约想起祭祀的鼓声,礼乐声,一位翩翩少年,散发着阳刚之气,舞步雄壮而婉转流动,第一次知道Silvère还没见到他本人,先看了他在歌剧院的芭蕾舞剧视频,然后看到他的画,满眼都是理解!
他从小跳芭蕾,十几年后突然有一天做了一个决定,他不跳了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想画画,他不需要笔,和以前的区别在于,他在布面上“舞蹈”,不确定的油彩流动其实被他每一次扭转,伸展,时而有力的抖动感性的变化着,我着迷于这样看似温婉流转,实为蕴含巨大情感张力的作品,因为他过去的职业经历吗?也许吧,他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,他不需要被过度解读,他需要他的作品每一次表达,记录的都是现在进行时,不愿意循规蹈矩,他内心也曾小小的焦虑在一次一次的舞蹈中,那逝去的完美的瞬间,只是在重复,只有过去时,这种小小的恐慌变成犹如洪水般的饥饿的情感宣泄,他不想被刻录,他想去刻录!
我可以说Silvère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一种行为艺术的结果吗?我觉得显然是,如果说他跳舞时是那么感性的,那么看了他创作的过程是更加理智的,他成长了,他在思考!他说他希望把每一次脑海中闪过的美好,痛苦,迷茫,兴奋……都刻录成永恒。
作为一位年轻艺术家,他是纯粹的,纯粹的有些任性了,我深深明白这样的选择有多难,我想所有他的藏家和我的感受一样,着迷的不仅仅是他的作品,还有他的勇敢,他彬彬有礼优雅的言谈,他谈论创作时那样激情迸发的状态,他的小小的忧伤,还有他纯正西方血统中透露出来的东方气质……“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彼美人兮,西方之人兮。”
p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Victoria ZHONG

p

作品系列 :

 p

p

人物 (2018)
Figure34-detail-site
p
(2017)
p
碎片 / 器官 (2017)

p
若有所思 (2016)

Fond232

p
无人区 (2015)

No man's land

p
生物 (2014)

Creatures

p
昏迷 (2013)

Coma

p
生命节奏 (2012)

nonono

p
细节

nonono

 p

p

p

视频 (法语) :

p

p
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